二月

  因为德国延长Lockdown时间,让许多行业陷入经营困难,也使得许多人的收入受到影响。相对于一些人失业在家,但也有一些人在家工作时间变长,工作压力增加,许多人的身心灵健康受到极大的影响。我们不仅要面对疫情带来的种种生活巨变,还要应付生活上的种种不便,害怕感染、生病、人际关系的疏离,对大众造成了深远的影响。

  教会的聚会虽然继续维持实体的主日崇拜,但仍旧无法和平时的正常崇拜相比,因为教会的场地无法容纳所有的人来到现场。同时也因为出入会增加感染的风险,也使人裹足不前。团契小组聚会长期在线上聚会,也使一些人不感兴趣。线上的聚会终竟不是长久基督徒互此实践团契生活的方式,但在疫情结束之前,这是不得不的暂时方案。我们相信疫情终会过去,只是我们要问,疫情过后,是不是所有的弟兄姐妹会回到实体的聚会?还是因为线上聚会带来的方便性,反而会排斥回复实体聚会?这些担心都是推论,但我们需要回归基督信仰的本质,我们为何要聚会?我们为何要每周聚会?

  每周的主日崇拜是延续旧约的安息日精神,但有更进一步的意义,就是记念主的复活。我们在这一天放下工作,来到主的面前聚集,要将一切对神的颂赞、赞美与感谢献给神,我们的焦点在神的身上,我们需要神再一次的祝福、赦免与接纳,一周复一周,直到我们见主的面。希伯来书10:25说:“你们不可停止聚会,好像那些停止惯了的人,倒要彼此劝勉,既知道那日子临近,就更当如此。”我们聚会的另一个原因,是我们要实践基督徒的团契生活,就像经文所说的:“彼此相顾,激发爱心,勉励行善。”(来10:24)没有团契生活,我们如何实践彼此相顾的爱心呢?这是聚会的积极意义。消极意义是叫我们不至信仰后退,离开群体的基督徒特别容易受到撒但的引诱和攻击,彼得前书5:8说:“务要谨守、警醒,因为你们的仇敌魔鬼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我们面对魔鬼的方法就是抵挡魔鬼(雅4:7),但孤单的一个人很容易陷入魔鬼的网罗里,所以保罗教导我们:“弟兄们,若有人偶然被过犯所胜,你们属灵的人就当用温柔的心把他挽回过来;又当自己小心,恐怕也被引诱。”(加6:1)所以团契生活对我们基督徒的生活及生命成长太重要了。

  这世上最难对付的不是病毒,而是我们的罪。神常常用各样的方式和环境来管教我们,“因为主所爱的,他必管教,又鞭打凡所收纳的儿子。”(来12:6)祂的管教目的是要让我们符合祂儿子的身分,“是要我们得益处,使我们在他的圣洁上有分。”(来12:10)感谢主,祂因着爱而管教。这疫情会让我们身心疲惫,但与罪恶的争战又何尝不是呢?“所以,你们要把下垂的手、发酸的腿挺起来。”(来12:12)求主让我们彼此劝勉、彼此鼓励,一同奔跑天路。

一月

  欧美的疫情仍旧发烧,确诊人数在严格的禁令下并没有下降的趋势,也迫使政府必须延长禁令,以阻止疫情的扩散,但也因此加重了大家的压力和心理负担。没有人愿意一直生活在这种限制下,但也无可奈何。虽然现在已有几种疫苗授权使用,但一些人对疫苗的安全性仍心存疑虑,网上也可以听到有专家提出质疑和警告,一时之间人们难以做出判断。

  历史上出现的瘟疫并非偶然,如果我们愿意花时间读圣经,定能读到神借瘟疫等灾祸施行审判的经文。或有人问病毒也是上帝创造的吗?要回答这样的问题,我们可以从另一个相似的问题找到答案,那就是:撒但也是上帝所造吗?答案为何?答案是,上帝虽然造了天使,但神的本意是要天使成为服役的灵,“奉差遣为那将要承受救恩的人效力吗?”(来1:14)因此,为了让天使完成神所交付的任务,神也赐给他们若干能力。但其中一个天使长(犹太传统称为路西弗)因骄傲而叛变,最终成为魔鬼。神并没有创造魔鬼,而是他自己的堕落使他成为魔鬼。正如神也没有创造罪人,是人的堕落而成为罪人。在创世记第一章我们读到,神所造的一切都是“好的”。

  这世上的灾祸和苦难,多数来自罪恶。因人类始祖的堕落,这世界同时遭受咒诅(创3:17),“一切受造之物一同叹息、劳苦,直到如今。”(罗8:22)这世上的受造之所指望的,就是能够“脱离败坏的辖制”(罗8:21)。所以,从圣经来看,病毒是来自人堕落犯罪的后果之一。我们可以这么说,哪里有邪恶,那里就有灾病。唯一能救我们完全脱离“叹息”、“劳苦”的,就是信靠耶稣,得着神儿子的名分,使我们的身体得赎(罗8:23)。

  因此,亲爱的弟兄姐妹,面对瘟疫,我们需要在灵里更加清醒,求主用祂的宝血遮盖我们的罪。只有当我们常常向神悔改认罪,我们就越能贴近神的心意。“你们亲近神,神就必亲近你们。”(雅4:8)远离神,我们就要愁苦、悲哀、哭泣(雅4:9)。其次,神要我们彼此相爱,在患难中我们彼此扶持、彼此代祷,让世人认出我们是主的门徒(约13:35)。这就是主给我们的两条诫命:爱神与爱人。同时不要忘记主给我们的使命:宣扬祂的名(福音使命),并祂的美德(文化使命)。先知们一再提醒神的子民,世人都必认识耶和华,并且要“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神同行”(弥6:8)。前者是福音使命,后者是文化使命。就是主祷文所说的:“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及“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太5: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