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的话

2018年

月份 主题
四月下

【作门徒系列之四】

  * * * * * * * 如果价值观没有改变,真正的改变就不会发生。 * * * * * * *

  要使主耶稣的大使命真正在每一个门徒的身上实践出来,取决于价值观的改变。价值观影响我们对时间运用的优先次序,例如我们会不会把星期天的主日崇拜分别出来?我们会不会排除万难参加周间的查经聚会?我们会不会为了事奉特别需要拿出一段时间来预备?这些都是价值观呈现在我们实际生活中的例子,因为你认为什么是最重要的,来决定你要把时间用在什么事情上面。

  但即使我们把许多时间用在事工上,仍不能表示我们就是主的门徒。我们必须从事工的本身进入生命管理的层面,也就是说,我们必须更新我们的呼召。今天,城市里的信徒都很忙碌,如果不能学会管理自己的时间,就无法管理好自己的事工;若不知道如何管理自己的生命,便不能有效管理自己的时间。因此,我们迫切需要管理好自己,更新我们的价值观。

  简单的说,门徒训练需要弄清楚基本的问题。其中确定门徒训练的核心价值观是培育门徒最关键任务。在培育门徒价值观的背景下,我们首先必须区分传统教会的价值观和以门徒训练为目标的教会价值观。

  传统教会的目标在于提供知识;以门徒训练为目标的教会在于转变生命。前者重视课程的成功;后者重视灵命的成熟。因此,在传统教会中,事工才干会受到高度评价;在以门徒训练为目标的教会中,人的生命才是最受关注的焦点。

四月上

【作门徒系列之三】

  为什么教会要做门徒训练?因为门徒训练是圣经给每一个世代基督徒的呼召。门徒训练是每一世代都不会改变的工作。

  由于现代人普遍将宗教信仰私有化,他们倾向于把信仰和自己的生活加以分割。人们习惯将在教会里教导的东西留在教会里,好比一个学生将课堂上学到的內容留在课堂上一样。除非我们刻意又努力地将所学到的信仰内容和现实生活融合并加以应用,否则信仰仍旧是信仰,我们的生活仍旧不会有任何改变。

  改变的关键在于:从表面对信仰的顺化转变为价值观的改变。

  一个信徒转成门徒最大的困难不在于表面遵守基督的行为准则,而是在于内在价值观的彻底转变。要衡量价值观是否有改变,就必须要有一种反文化的世界观出现,也就是真正的价值观改变。除非我们的核心价值在圣经的光照中被神改变,否则就无法发生真正的改变。

三月下

【作门徒系列之二】

  在我们了解了什么是真正的〝主的门徒〞之后,我们接下来要思想的问题就是我们怎样成为主的门徒。显然,没有人一信主就可以成为主的门徒,他/她需要经过一段门徒训练的过程,这个过程是一个生命的投资。保罗一生致力于门徒训练,他曾对他的学生提摩太说:〝你在许多见证人面前听见我所教训的,也要交托那忠心能教导别人的人。(提后2:2)保罗在训练提摩太的过程中,将各方的见证、教导、训练,以及保罗所持守的信念,并将生命传承给提摩太,而提摩太是一个愿意将这生命继续传下去的人。

  保罗不会将这种生命传给一个不愿意传递下去的人。我们服事众人,帮助他们的灵命成长,时时用耐心和祷告来验证他们的生命有没有成长,有没有结出果实,如果没有,我们需要继续帮助他们。

  因此,门徒训练的一个重要理念,就是要训练出能继续培训出门徒的人!这就是回到主耶稣所吩咐的大使命中:使万民作主的门徒。门徒必须一代一代将这生命传承下去,门徒生门徒,不断地生生不息,直到主耶稣基督的再来。

  被训练出来的人,就是主的门徒,就是天国的子民,他们拥有天国的异象,能持守天国的目标,因而改变世界。

  我们自己是属于哪一类人,我们就会训练出哪一类人,那一类的人就在教会里培增。如果我们训练错了,他们完成训练后不能委身于基督的大使命,我们所做的就会徒劳无功,没有任何果效。我们下一次将继续思想怎样训练出〝主的门徒〞。

三月上

【作门徒系列之一】

  耶稣复活后升天前和门徒在加利利约定的山上见面,给门徒颁布了主的大使命:〝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28:18-20)这是我们非常熟悉不过的经文。

  但中间的19节〝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这一段经文看起来有三个动词:〝去〞、〝作门徒〞和〝施洗〞。从英文的翻译来看:“Therefore go and make disciples of all nations, baptizing them in the name of the Father and of the Son and of the Holy Spirit.”(NIV)这当中有两个动词〝go〞和〝make (disciple)〞,〝baptizing〞则为分词。而第20节的〝教训〞(teaching)其实也是分词。那么在希腊文原文中,只有〝作门徒〞是动词,〝去〞、〝施洗〞和〝教训〞都是分词。而〝作门徒〞这个动词却是一个命令语气!

  有了这个对文法的认识,我们在理解这几节经文的时候,就能够有一个正确的神学观点。首先是我们认识耶稣的大使命是来自一个至高的权柄,无论如何,这个命令要被执行下去。第二,主耶稣要我们顺服祂〝使万民作主的门徒〞的命令,这个命令一定会伴随着〝去〞、〝施洗〞和〝教训〞。我们要去传福音,是的;我们要去给信主的人施洗,是的;我们又要教训他们遵守神的道,是的。这一切都与〝作门徒〞有关。

  冯牧师在2月25日的主日讲道特别提到,主耶稣的吩咐不是着重在建立人数众多的教会,而是在教会里面,有许多能成为主的门徒的人。进一步说,这些主的门徒,他们带着使命,要使那些还不是主的门徒的人,也成为主的门徒,并且那些后来成为门徒的人,再使其他人成为主的门徒。这才是实践主耶稣大使命的教会。换句话说,蒙主喜悦的教会不一定是人多,人多有可能是带着其他目的而聚集。我们最怕教会变成一个同乡会、联谊会或俱乐部,大家在一起仅仅是维持着友谊的关系层面。

  然而,主耶稣的大使却不是如此。它非常具有挑战性和颠覆性。要麻,去做一个单单得救的人,只等着主耶稣再临的那一天,跟祂一起进入天国就好。或是在教会尽心尽力做着自己认为可以得主称赞的事奉,那些会让我们感觉到焦虑或不安的事奉,我们最好避开它。但如果我们想清楚了,原来主耶稣的大使命不是要我们作前两者这般的信徒,而是一个彻头彻尾跟随耶稣的人。 我们可以好好思想主耶稣给少年财主的挑战:〝你若愿意作完全人,可去变卖你所有的,分给穷人,就必有财宝在天上;你还要来跟从我。〞(太19:21)什么是我们的〝所有〞?我们愿意为主〝变卖〞(撇下)吗?

  虽然这个使命以命令开始,我们不免觉得惊惶,原来作主的门徒是要立下心志撇下自己的〝所有〞。然而,我们也要注意到,这段大使命的吩咐,在结束的时候却是主耶稣的安慰,那与我们同在的应许。有主的同在,我们还惧怕什么呢?

二月下

  《世界在等待的门徒》是斯托得牧師生前的最后一本着作,这本书的原文是“激进的门徒”。激进通常用在政治上,指一些自由改革派的极端见解。后来这个字引申为形容一个人追根究底的见解,以及全然委身,全心投入。因此把“激进”和“门徒”放在一起,正能突显出基督徒委身的程度各不相同。耶稣在撒种的比喻中提到四种不同的土壤:路旁的土、石头上的淺土、荊棘里的土,以及好土。

  土壤的好坏决定了种子最终的结果。第二种土是无法让种子生根的土,“没有根”是基督徒生命的最大危机。“没有根”的基督徒逃避成为一个激进的门徒,而最常用的方法就是选择性服事。选择那些容易的、合适的、舒服的服事,避开及逃避需要付出代价的服事。但是,一旦我们承认耶稣不仅是我们的救主,又是我们的主的时候,我们就无从选择,也无法挑剔,只能顺服在祂的权柄之下。

  任何企图只想进天国而不愿委身的基督徒,都只是在世俗世界中随波逐流的人,当初他可能得救了,但是“失根”的结果,有可能导致一个悲惨的结局。多元文化、物质主义、道德相对主义和自我主义,这四种力量正在一步步蚕食基督徒的生命。

  徒11:26提到门徒被称为基督徒是从安提阿开始的。“基督徒”就是跟随基督的人,也是像基督的人。当我们对别人说自己是基督徒的时候,我们就一定要像基督。否则我们就愧对了这个称呼。为了这个缘故,我们鼓励所有自认是基督徒的朋友,务必好好思想自己的身份,并从现在开始努力学习作一个激进的门徒,委身于基督,学像基督。教会为你预备了门徒训练课程,正等着你的到来。

二月上

  有一次耶稣的门徒去买食物,他们买回来之后要给耶稣吃,但耶稣却说:〝我有食物吃,是你们不知道的。〞(约4:22)门徒们很惊讶耶稣是从哪里得到食物的?耶稣的回答更让门徒摸不着头绪,耶稣说:〝我的食物就是遵行差我来者的旨意,做成他的工。〞(约4:34)差耶稣来的人是谁呢?答案是天父。遵行天父的旨意,完成祂的工作,就是耶稣吃的〝食物〞。这〝食物〞要怎么吃呢?其实物质的食物是为了满足我们生理的需要,我们从生下来就要吃、要喝,以维持生命。食物的重要性不仅在于维持我们生命所需要的营养,同时食物也能带给我们身体的满足。

  圣经中记载了许多筵席的故事或比喻,耶稣也曾亲自参加婚宴(约2:1-12)。有酒有菜,人生最大的享受之一莫不过如此!耶稣所说的〝食物〞说的是指属灵的食物。物质的食物能叫人身体满足,而属灵的食物乃是叫人的心灵满足。耶稣在与撒马利亚井边打水的妇人谈道,祂很有条理地引导她认识真正活水。井里的水永远不能解心灵的渴,心灵的渴只有活水—即圣灵能满足人真正的需要。怎样得到圣灵?只有通过信耶稣才能得着。相信耶稣是真神的儿子,祂为我的罪而死,又有大能从死里复活,这样就能借着圣灵重生,得到那永不饥渴的生命。这也是我们能敬拜神的唯一条件,因为〝那用心灵按真理敬拜父的,才是真正敬拜的人。〞(约4:23,新译本)因为,若我们的灵没有被圣灵重生,我们就算来到教会跟着大家一起唱歌敬拜,但这却不是真正的敬拜,因为那个里面的灵是不对的。

  因此,我们不仅需要圣灵(活水),也要借圣灵来敬拜父神,而且还要靠着圣灵的能力来做成天父的工。这样,我们会得到满足。你有圣灵吗?你需要圣灵吗?你真的需要圣灵来解你的渴,你也真需要圣灵来引导你敬拜父神,你真正的食物就是遵行祂的旨意,去做成祂的工!

一月下

  提摩太前书3:8-13提到作执事的资格,大致上与作监督的资格相近(3:1-7)。这两处的经文绝不是与一般信徒毫无相关,他们以为他们从未想过要担任这些重要的职分,所以常常忽略这两段经文的教导。新约有一个观念,就是凡属基督名下的人都是〝祭司〞(彼前2:9;启1:6;5:10)。因此每位信徒都要读这一段经文,在神的家中每个人都随时有可能被呼召担任这重大的责任。

  首先保罗提到〝作执事的,也是如此〞,就是作执事的要具备以下的条件:端莊(值得尊敬)、不一口两舌(不口是心非、不嚼舌根)、不好喝酒(有节制、不纵容)、不貪不义之财(对钱财没有非分的贪婪);存清洁的良心,固守真道的奧祕(真诚相信真道并能持守,可能指在教导上也可参与协助牧者);另外又加上〝只作一个妇人的丈夫,好好管理兒女和自己的家〞,也就是说在婚姻上有多妻的、离过婚的、有婚外情的(包括婚前与婚后),都不适合成为执事。尤其在提摩太所牧养的以弗所这样的大城市,人们都希望在教会里争取一个地位,故要有审核的机制(〝要先受试验〞),如果这些候选人没有可责之处,也就是说在家庭里,他们的儿女也都是端庄顺服,夫妻关系忠诚、融洽,并支持配偶在教会的事奉。对外也有好名声,无论家庭或事业都是可靠忠心的。一个人能管理好自己的家,才能管理好神的家。对于女执事的要求也是这样。

  一个人能达到以上的条件,就能称作〝无可指责〞。亚当的后裔都是不完全的,没有人是〝无可指责〞,然而保罗所指的并不是〝无罪〞的完美,乃是在众人中选出一定条件的人来事奉教会,他们在灵命上成熟,在道德的要求上合格。当他们尽心尽力事奉,就使自己进到〝美好的地步,并在基督耶稣里大有胆量。〞(3:13)

一月上

  去年十二月在学人团契当中有孙传道来分享宣教的信息。他特别提到2011年刚过世的英国福音派领袖约翰.斯托得(John Stott)的一本书《世界在等徒的门徒》(The Radical Disciple)。斯托得在这本书里提醒这世代的基督徒,要彻彻底底作主的门徒。在他笔下的门徒,不是一群乖乖牌、专顾自己、闭门造车、墨守成规的人,反倒是一群拥有国度视野的基督徒。他们勇于思考、看重他人,常常保持开放的弹性,力求更新教会,抗衡世界,同时关怀世界,甚至看重环保议题,实践简朴生活。

  此书原文为:The Radical Disciple,意即〝激进的门徒〞。何谓〝激进〞呢?一般所说的激进的定意就是〝面对危险〞、〝愿付代价〞、〝不随波逐流〞及〝与众不同〞。这也意谓者〝不顾一切〞、〝有影响力〞、〝突破进取〞、〝为世界带来改变〞。特别我们看使徒保罗就是这类〝激进的门徒〞,若没有他这样的门徒,今天的基督教不会是目前这个样子的。而我们在教会里却可见到三类的基督徒: 第一种是礼拜天来作(坐)礼拜的基督徒。这是属于消费导向的心态,甚至游走在不同的教会之间,看看教会能提供他什么服务,或是能得着什么。

  第二种是安分守己,愿意服事的基督徒。这是属于一种尽本分的态度,该参加的聚会都会参加,该做的服务也都尽力去做。从其他人看起来这是蛮不错的信徒,但是若往深层去观察,可能这类的信徒欠缺一种热情,也就是当他遇到危险、困难或挫折时,他选择退却,因为这是对他最安全的做法。他不想当一个〝激进〞的信徒,只愿安安稳稳过一辈子安分守己的基督徒。

  第三种是有使命感,且愿付代价的基督徒。这是有高度使命导向的基督徒。就这是斯托得牧师所期望的当代门徒,那才是真正耶稣所呼召的门徒。耶稣的大使命(太28:19-20)发出,所寻找的正是这类的门徒。耶稣对门徒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太16:24)你愿作主耶稣的门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