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的話

2018年

月份 主題
四月下

【作門徒系列之四】

  * * * * * * * 如果價值觀沒有改變,真正的改變就不會發生。 * * * * * * *

  要使主耶穌的大使命真正在每一個門徒的身上實踐出來,取決於價值觀的改變。價值觀影響我們對時間運用的優先次序,例如我們會不會把星期天的主日崇拜分別出來?我們會不會排除萬難參加周間的查經聚會?我們會不會為了事奉特別需要拿出一段時間來預備?這些都是價值觀呈現在我們實際生活中的例子,因為你認為什麼是最重要的,來決定你要把時間用在什麼事情上面。

  但即使我們把許多時間用在事工上,仍不能表示我們就是主的門徒。我們必須從事工的本身進入生命管理的層面,也就是說,我們必須更新我們的呼召。今天,城市裡的信徒都很忙碌,如果不能學會管理自己的時間,就無法管理好自己的事工;若不知道如何管理自己的生命,便不能有效管理自己的時間。因此,我們迫切需要管理好自己,更新我們的價值觀。

  簡單的說,門徒訓練需要弄清楚基本的問題。其中確定門徒訓練的核心價值觀是培育門徒最關鍵任務。在培育門徒價值觀的背景下,我們首先必須區分傳統教會的價值觀和以門徒訓練為目標的教會價值觀。

  傳統教會的目標在於提供知識;以門徒訓練為目標的教會在於轉變生命。前者重視課程的成功;後者重視靈命的成熟。因此,在傳統教會中,事工才幹會受到高度評價;在以門徒訓練為目標的教會中,人的生命才是最受關注的焦點。

四月上

【作門徒系列之三】

  為什麼教會要做門徒訓練?因為門徒訓練是聖經給每一個世代基督徒的呼召。門徒訓練是每一世代都不會改變的工作。

  由於現代人普遍將宗教信仰私有化,他們傾向於把信仰和自己的生活加以分割。人們習慣將在教會裡教導的東西留在教會裡,好比一個學生將課堂上學到的內容留在課堂上一樣。除非我們刻意又努力地將所學到的信仰內容和現實生活融合併加以應用,否則信仰仍舊是信仰,我們的生活仍舊不會有任何改變。

  改變的關鍵在於:從表面對信仰的順化轉變為價值觀的改變。

  一個信徒轉成門徒最大的困難不在於表面遵守基督的行為準則,而是在於內在價值觀的徹底轉變。要衡量價值觀是否有改變,就必須要有一種反文化的世界觀出現,也就是真正的價值觀改變。除非我們的核心價值在聖經的光照中被神改變,否則就無法發生真正的改變。

三月下

【作門徒系列之二】

  在我們瞭解了什麼是真正的「主的門徒」之後,我們接下來要思想的問題就是我們怎樣成為主的門徒。顯然,沒有人一信主就可以成為主的門徒,他/她需要經過一段門徒訓練的過程,這個過程是一個生命的投資。保羅一生致力於門徒訓練,他曾對他的學生提摩太說:〝你在許多見證人面前聽見我所教訓的,也要交託那忠心能教導別人的人。(提後2:2)保羅在訓練提摩太的過程中,將各方的見證、教導、訓練,以及保羅所持守的信念,並將生命傳承給提摩太,而提摩太是一個願意將這生命繼續傳下去的人。

  保羅不會將這種生命傳給一個不願意傳遞下去的人。我們服事眾人,幫助他們的靈命成長,時時用耐心和禱告來驗證他們的生命有沒有成長,有沒有結出果實,如果沒有,我們需要繼續幫助他們。

  因此,門徒訓練的一個重要理念,就是要訓練出能繼續培訓出門徒的人!這就是回到主耶穌所吩咐的大使命中:使萬民作主的門徒。門徒必須一代一代將這生命傳承下去,門徒生門徒,不斷地生生不息,直到主耶穌基督的再來。

  被訓練出來的人,就是主的門徒,就是天國的子民,他們擁有天國的異象,能持守天國的目標,因而改變世界。

  我們自己是屬於哪一類人,我們就會訓練出哪一類人,那一類的人就在教會裡培增。如果我們訓練錯了,他們完成訓練後不能委身於基督的大使命,我們所做的就會徒勞無功,沒有任何果效。我們下一次將繼續思想怎樣訓練出〝主的門徒〞。

三月上

【作門徒系列之一】

  耶穌復活後升天前和門徒在加利利約定的山上見面,給門徒頒布了主的大使命:「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28:18-20)這是我們非常熟悉不過的經文。

  但中間的19節「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這一段經文看起來有三個動詞:「去」、「作門徒」和「施洗」。從英文的翻譯來看:「Therefore go and make disciples of all nations, baptizing them in the name of the Father and of the Son and of the Holy Spirit.」(NIV)這當中有兩個動詞「go」和「make (disciple)」,「baptizing」則為分詞。而第20節的「教訓」(teaching)其實也是分詞。那麼在希臘文原文中,只有「作門徒」是動詞,「去」、「施洗」和「教訓」都是分詞。而「作門徒」這個動詞卻是一個命令語氣!

  有了這個對文法的認識,我們在理解這幾節經文的時候,就能夠有一個正確的神學觀點。首先是我們認識耶穌的大使命是來自一個至高的權柄,無論如何,這個命令要被執行下去。第二,主耶穌要我們順服祂「使萬民作主的門徒」的命令,這個命令一定會伴隨著「去」、「施洗」和「教訓」。我們要去傳福音,是的;我們要去給信主的人施洗,是的;我們又要教訓他們遵守神的道,是的。這一切都與「作門徒」有關。

  馮牧師在2月25日的主日講道特別提到,主耶穌的吩咐不是著重在建立人數眾多的教會,而是在教會裡面,有許多能成為主的門徒的人。進一步說,這些主的門徒,他們帶著使命,要使那些還不是主的門徒的人,也成為主的門徒,並且那些後來成為門徒的人,再使其他人成為主的門徒。這才是實踐主耶穌大使命的教會。換句話說,蒙主喜悅的教會不一定是人多,人多有可能是帶著其他目的而聚集。我們最怕教會變成一個同鄉會、聯誼會或俱樂部,大家在一起僅僅是維持著友誼的關係層面。

  然而,主耶穌的大使卻不是如此。它非常具有挑戰性和顛覆性。要麻,去做一個單單得救的人,只等著主耶穌再臨的那一天,跟祂一起進入天國就好。或是在教會盡心盡力做著自己認為可以得主稱贊的事奉,那些會讓我們感覺到焦慮或不安的事奉,我們最好避開它。但如果我們想清楚了,原來主耶穌的大使命不是要我們作前兩者這般的信徒,而是一個徹頭徹尾跟隨耶穌的人。 我們可以好好思想主耶穌給少年財主的挑戰:「你若願意作完全人,可去變賣你所有的,分給窮人,就必有財寶在天上;你還要來跟從我。」(太19:21)什麼是我們的「所有」?我們願意為主「變賣」(撇下)嗎?

  雖然這個使命以命令開始,我們不免覺得驚惶,原來作主的門徒是要立下心志撇下自己的「所有」。然而,我們也要注意到,這段大使命的吩咐,在結束的時候卻是主耶穌的安慰,那與我們同在的應許。有主的同在,我們還懼怕什麼呢?

二月下

  《世界在等待的門徒》是斯托得牧師生前的最後一本著作,這本書的原文是「激進的門徒」。激進通常用在政治上,指一些自由改革派的極端見解。後來這個字引申為形容一個人追根究底的見解,以及全然委身,全心投入。因此把「激進」和「門徒」放在一起,正能突顯出基督徒委身的程度各不相同。耶穌在撒種的比喻中提到四種不同的土壤:路旁的土、石頭上的淺土、荊棘裡的土,以及好土。

  土壤的好壞決定了種子最終的結果。第二種土是無法讓種子生根的土,「沒有根」是基督徒生命的最大危機。「沒有根」的基督徒逃避成為一個激進的門徒,而最常用的方法就是選擇性服事。選擇那些容易的、合適的、舒服的服事,避開及逃避需要付出代價的服事。但是,一旦我們承認耶穌不僅是我們的救主,又是我們的主的時候,我們就無從選擇,也無法挑剔,只能順服在祂的權柄之下。

  任何企圖只想進天國而不願委身的基督徒,都只是在世俗世界中隨波逐流的人,當初他可能得救了,但是「失根」的結果,有可能導致一個悲慘的結局。多元文化、物質主義、道德相對主義和自我主義,這四種力量正在一步步蠶食基督徒的生命。

  徒11:26提到門徒被稱為基督徒是從安提阿開始的。「基督徒」就是跟隨基督的人,也是像基督的人。當我們對別人說自己是基督徒的時候,我們就一定要像基督。否則我們就愧對了這個稱呼。為了這個緣故,我們鼓勵所有自認是基督徒的朋友,務必好好思想自己的身份,並從現在開始努力學習作一個激進的門徒,委身於基督,學像基督。教會為你預備了門徒訓練課程,正等著你的到來。

二月上

  有一次耶穌的門徒去買食物,他們買回來之後要給耶穌吃,但耶穌卻說:「我有食物吃,是你們不知道的。」(約4:22)門徒們很驚訝耶穌是從哪裡得到食物的?耶穌的回答更讓門徒摸不著頭緒,耶穌說:「我的食物就是遵行差我來者的旨意,做成他的工。」(約4:34)差耶穌來的人是誰呢?答案是天父。遵行天父的旨意,完成祂的工作,就是耶穌吃的「食物」。這「食物」要怎麼吃呢?其實物質的食物是為了滿足我們生理的需要,我們從生下來就要吃、要喝,以維持生命。食物的重要性不僅在於維持我們生命所需要的營養,同時食物也能帶給我們身體的滿足。

  聖經中記載了許多筵席的故事或比喻,耶穌也曾親自參加婚宴(約2:1-12)。有酒有菜,人生最大的享受之一莫不過如此!耶穌所說的「食物」說的是指屬靈的食物。物質的食物能叫人身體滿足,而屬靈的食物乃是叫人的心靈滿足。耶穌在與撒馬利亞井邊打水的婦人談道,祂很有條理地引導她認識真正活水。井裡的水永遠不能解心靈的渴,心靈的渴只有活水—即聖靈能滿足人真正的需要。怎樣得到聖靈?只有通過信耶穌才能得著。相信耶穌是真神的兒子,祂為我的罪而死,又有大能從死裡復活,這樣就能借著聖靈重生,得到那永不飢渴的生命。這也是我們能敬拜神的唯一條件,因為「那用心靈按真理敬拜父的,才是真正敬拜的人。」(約4:23,新譯本)因為,若我們的靈沒有被聖靈重生,我們就算來到教會跟著大家一起唱歌敬拜,但這卻不是真正的敬拜,因為那個裡面的靈是不對的。

  因此,我們不僅需要聖靈(活水),也要借聖靈來敬拜父神,而且還要靠著聖靈的能力來做成天父的工。這樣,我們會得到滿足。你有聖靈嗎?你需要聖靈嗎?你真的需要聖靈來解你的渴,你也真需要聖靈來引導你敬拜父神,你真正的食物就是遵行祂的旨意,去做成祂的工!

一月下

  提摩太前書3:8-13提到作執事的資格,大致上與作監督的資格相近(3:1-7)。這兩處的經文絕不是與一般信徒毫無相關,他們以為他們從未想過要擔任這些重要的職分,所以常常忽略這兩段經文的教導。新約有一個觀念,就是凡屬基督名下的人都是〝祭司〞(彼前2:9;啓1:6;5:10)。因此每位信徒都要讀這一段經文,在神的家中每個人都隨時有可能被呼召擔任這重大的責任。

  首先保羅提到〝作執事的,也是如此〞,就是作執事的要具備以下的條件:端莊(值得尊敬)、不一口兩舌(不口是心非、不嚼舌根)、不好喝酒(有節制、不縱容)、不貪不義之財(對錢財沒有非分的貪婪);存清潔的良心,固守真道的奧祕(真誠相信真道並能持守,可能指在教導上也可參與協助牧者);另外又加上〝只作一個婦人的丈夫,好好管理兒女和自己的家〞,也就是說在婚姻上有多妻的、離過婚的、有婚外情的(包括婚前與婚後),都不適合成為執事。尤其在提摩太所牧養的以弗所這樣的大城市,人們都希望在教會裡爭取一個地位,故要有審核的機制(〝要先受試驗〞),如果這些候選人沒有可責之處,也就是說在家庭裡,他們的兒女也都是端莊順服,夫妻關係忠誠、融洽,並支持配偶在教會的事奉。對外也有好名聲,無論家庭或事業都是可靠忠心的。一個人能管理好自己的家,才能管理好神的家。對於女執事的要求也是這樣。

  一個人能達到以上的條件,就能稱作〝無可指責〞。亞當的後裔都是不完全的,沒有人是〝無可指責〞,然而保羅所指的並不是〝無罪〞的完美,乃是在眾人中選出一定條件的人來事奉教會,他們在靈命上成熟,在道德的要求上合格。當他們盡心盡力事奉,就使自己進到〝美好的地步,並在基督耶穌裡大有膽量。〞(3:13)

一月上

  去年十二月在學人團契當中有孫傳道來分享宣教的信息。他特別提到2011年剛過世的英國福音派領袖約翰.斯托得(John Stott)的一本書《世界在等徒的門徒》(The Radical Disciple)。斯托得在這本書裡提醒這世代的基督徒,要徹徹底底作主的門徒。在他筆下的門徒,不是一群乖乖牌、專顧自己、閉門造車、墨守成規的人,反倒是一群擁有國度視野的基督徒。他們勇于思考、看重他人,常常保持開放的彈性,力求更新教會,抗衡世界,同時關懷世界,甚至看重環保議題,實踐簡樸生活。

  此書原文為:The Radical Disciple,意即〝激進的門徒〞。何謂〝激進〞呢?一般所說的激進的定意就是〝面對危險〞、〝願付代價〞、〝不隨波逐流〞及〝與眾不同〞。這也意謂者〝不顧一切〞、〝有影響力〞、〝突破進取〞、〝為世界帶來改變〞。特別我們看使徒保羅就是這類〝激進的門徒〞,若沒有他這樣的門徒,今天的基督教不會是目前這個樣子的。而我們在教會裡卻可見到三類的基督徒: 第一種是禮拜天來作(坐)禮拜的基督徒。這是屬於消費導向的心態,甚至遊走在不同的教會之間,看看教會能提供他什麼服務,或是能得著什麼。

  第二種是安分守己,願意服事的基督徒。這是屬於一種盡本分的態度,該參加的聚會都會參加,該做的服務也都盡力去做。從其他人看起來這是蠻不錯的信徒,但是若往深層去觀察,可能這類的信徒欠缺一種熱情,也就是當他遇到危險、困難或挫折時,他選擇退卻,因為這是對他最安全的做法。他不想當一個〝激進〞的信徒,只願安安穩穩過一輩子安分守己的基督徒。

  第三種是有使命感,且願付代價的基督徒。這是有高度使命導向的基督徒。就這是斯托得牧師所期望的當代門徒,那才是真正耶穌所呼召的門徒。耶穌的大使命(太28:19-20)發出,所尋找的正是這類的門徒。耶穌對門徒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太16:24)你願作主耶穌的門徒嗎?